上星期,交帶了一份做地圖的功課給學生。數天前,學生轟炸我的郵箱說沒辦法從政府網頁下載相關數據。查看之下,原來有關網站正在更新,於是唯有叫學生等一下。兩天後,網站重開,還多了個驚喜:政府開放了許多數碼地圖產品可供免費下載。


我認為立法會10個選區點樣劃法係一件好唔值得討論的事。我喜好研究選舉,但我對這次選區分區完全提不起研究興趣。一艘船在沉沒,機房入水,你走去討論這艘船的餐廳的餐枱擺位合不合理……正常情況係應該介意的,不過現在不是正常情況。

不過因為有記者打來問,我又即管答。如果抽離一點,純粹看分界本身,我看不出有很大問題。

首先,有些坊間說的問題,其實說不過去的。有個講法話灣仔同東區併埋,灣仔人口比東區少很多,以後選出來的代表是否可以不理會灣仔人?問題是香港750萬人,分10區,每區大約就75萬人;灣仔只有18萬人,無論如何也要和其他區併起來的了,在任何情況下灣仔人都會是少數,所以這兒根本是問錯問題。如果真的介意這點,不如歸根究底去問,為什麼是10區?為什麼要每區2席?為什麼直選得20席⋯⋯為什麼香港仲未有普選?


數年前我弄了個「拜年備忘」,通過世代經歷提醒大家初三赤口兩代人小心吵架。經歷2019年的反修例抗爭,是時候更新一下這個表格,重溫世代經歷如何不同。研究顯示很多人的世界觀受年輕時的重大事件所影響,成年後要改變想法就比較困難。在香港,我們不難發現老年人和年輕人所經歷的是兩個香港。

今年70歲的香港人,麥理浩就任港督的時候剛好20歲,28歲時地鐵通車,33歲中英聯合聲明簽署,38歲見證北京民運,40歲在香港首次立法會直選當中投票。在他的成長經歷當中,香港雖然經歷不少政治動盪,但總的來說變得更為開放,經濟蓬勃發展。

今年20歲的香港人,一出生就在特區長大,沒有經歷過港英年代,反23條的時候才2歲,反高鐵的時候才8歲,到了2014年的佔領運動,他還只是一個初中生。到了18歲成年了,剛好遇上反修例抗爭。

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成長經歷,也帶來兩種不一樣的世界觀。

未來會如何?到了2047,今年60歲或以上的人都已經骨頭打鼓,今年才出生的到時才26歲。我們要留一個怎樣的世界給他們?

我今年43歲,說是不惑之年,有時卻更覺得是被略去的一代。若說「收成期」,雖然比現在才畢業的幸運,和再早十年出道的卻已差得很遠。與此同時,近數年社會風起雲湧,看自己的學生衝上前線,有時都會感到手足無措。

思前想後,不想進退失據,決定給自己兩道誡令。第一,就算有時不明白後來者的想法,也不要阻擋他們,世事有時就是沒那麼清清楚楚,不要做那些礙事的長輩;第二,多利用自己的位置搭建舞台,讓後來者有需要時可以利用,自己當不當主角沒所謂的。

其實還是那句說話: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

— — —

想學整數據圖、懶人包?「看見數據」網上課程現已啟動!
立即登入: https://www.liberals.academy/


走西貢區,其實主要是走將軍澳,另加兩條位於西貢市附近的屋邨。將軍澳在香港的城市研究中過去常常被視為沉悶的睡房社區,不是「天橋搭天搭」就是「商場駁商場」。不過地方的意義始終是由人所賦予的。今天的將軍澳,有很多故事值得講。


《立場新聞》早前製作地圖解釋政府首次圍封油尖旺的效用成疑,不過地圖的符號設計出了問題,看起來反而放了政府一馬。我立即通知了《立場》,他們也立即更正。大家看得出更正前和更正後的分別嗎?看不到?我們放大一點看看更正前後的圖例。


【裝備自己 迎接自由】

今日香港,堅持講道理,有時都覺得自己好傻。

我第一次在公共議論中「講數」,應該是二零零八年要起高鐵的時候。當時政府推算每日十萬客,其中三分之二的目的地是深圳。我問:說笑吧?結果,高鐵還是蓋了,亦一如所料的超支,疫情前每日只得六萬客。後來有政府官員和我說:要給時間客流慢慢增長。我反問:不要搬龍門,你們問立法會拿錢的時候說一通車就有十萬客的,大話怕計數。

六年前,我做了我的第一張數據圖:港鐵路線呎價圖。當時只是貪玩,卻意外引來過萬分享,傳媒爭相採訪。有電台主持問:梁博士你和你的團隊製作這張圖用了多久?我答:沒有團隊,我一個人放工無聊整的,我只是想指出樓價好貴。當時太古城萬五一呎,現在萬八。

因為喜歡「講數」,慢慢有機會和傳媒做數據新聞的記者交流,之後去幫傳媒做數據新聞顧問和培訓。有時會有記者告訴我,行內對我「聞風喪膽」,因為我不時會直指他們新聞中的數據錯誤。我總說:不好意思,新聞求真,錯就是錯嘛。當無綫新聞可以把美國參議院一百席當中六十席的中止辯論門檻說成是「三分之二」,我可以不出聲嗎?

如是者,數年前,我開始在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數據呈現。回想這十多年來和政府「講數」,自問越來越覺得難講下去。而當政府也不講道理,在民間追求通過數據來做客觀評論,也事倍功半。已經怒氣衝天了,還去埋首計算?

我總覺得,憤慨是一時的,道理是一輩子的。合聽又好,不合聽又好,說出來,留個紀錄。有一天,會有人重新拾起來,到時會有用。時局不容埋身短打,那就繼續教學,培育「數據素養」;先裝備自己,迎接未來的自由。

過去一年一直有朋友問「看見數據」培訓課程會不會再開辦。疫情期間面授實在困難,轉為網上的話與其要定時定候上堂,不如發揮網絡優勢改為隨選點播。於是,我製作了一個網上興趣學習平台,然後把「看見數據」放了上去。

今日香港,說話的空間越來越窄。轉戰網課,希望未來仍能繼續發熱發亮。在此先感謝支持!

「看見數據」網上課程正式啟動

雖然話冇數冇真相,不過有數又係咪一定就有真相?點先可以用數據拆穿謊言?又點先知道有冇人用數據呃緊你?潮流興「數據圖」、「懶人包」,要點整先可以做到簡單吸引同一目了然,又唔會搞錯重點?

課程內容:
1 點解要睇數 — 我們的社會需要數據
2 什麼是數據 — 數據無處不在
3 分辨數據行騙術 — 到底你在問什麼?
4 視覺說故事 — 視覺策略取捨
5 圖表類型大全 — 為何不要用圓形圖!
6 實用小貼士

主講:梁啟智博士。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客席講師,教授數據分析與呈現課程多年,並為香港各大媒體、政府機構,及非政府組織提供數據素養培訓及顧問服務。過往合作夥伴包括立場新聞、蘋果日報、香港01、端傳媒、獨立媒體。

立即報名或免費試聽:https://www.liberals.academy/

新張優惠:首20名學員可獲9折(輸入優惠碼:30624700)


東區是另一個大區,公屋數目眾多,而且各條邨之間的差異很大。我對此行期待已久,可惜時間掌握得不好,到了柴灣的時候已經很晚,變得有點走馬看花了。


終於來到我成長的地方,沙田市中心。我在禾輋邨長大,自從此行開始以來,我一直在想要如何介紹才對。結果,我還是想不到。太多記憶,太難梳理,太近距離。

此行屋邨包括:廣源邨碩門邨水泉澳邨博康邨乙明邨沙角邨瀝源邨豐和邨禾輋邨,和駿洋邨


完成了馬鞍山,來到大圍。大圍這幾舞的變化很大,不過主要都集中在大圍火車站。公屋除了美田邨外,基本上從八十年代開始都沒有多大改變。不過儘管自己在沙田長大,大多數大圍的屋邨過去都沒有認真走過。

是次行程包括:顯徑邨顯耀邨隆亨邨新翠邨秦石邨新田圍邨美林邨,和美田邨


來到沙田區,幅員太大,要分開馬鞍山、大圍,和沙田三組來完成。第一組:馬鞍山。自小在沙田區長大,對區內各種邨都不陌生。不過有些特別的角落倒沒有去過,這次順道走走。

馬鞍山只有五條公共屋邨,感覺上好像有點少。沒做過統計,但以馬鞍山的人口規模,公屋的數量似乎是相對偏低的。作為一個新市鎮,好像有點奇怪。

是次行程:利安邨頌安邨耀安邨、恆安邨,以及欣安邨

梁啟智

- 喂,咪住先,再講清楚少少得唔得?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